什么是建筑信息模型?

建筑制图的变革改变了我们对建筑的思考。

在阿尔伯蒂提倡用缩放比例和测量图纸的方式去设计建筑前,所有的大教堂等建筑都是全尺寸建造,工匠们在现场讨论,一边设计一边建造一边修改。

阿尔伯蒂在纸上绘制建筑的模式提供了一种可供交流的信息产生,人们根据这些设计信息,在建筑还未开始之间开始讨论,设想它落成的状态。

设计信息化的趋势从那时一直延续到现在,但是决定建筑落成的人变多了,他们需要知道的建筑信息也变多了。

今天巴黎圣母院的尖塔跌落后,不再只是政府和建筑师就能决定它的建造。

全世界的人都要看到重建它的模型和数据,而且都能正大光明地监督和评论。决定建筑落地的人变多,需要公开的信息也变得复杂。于是建筑师们甚至要提供一套全世界都可以看到的内容。

从文艺复兴开始,建筑师的责任变得越来越大,到今天他们要为许多建筑背负一生。行业的人不断思考着怎么降低犯错的几率,怎么用技术去改变困境。

20世纪末,人们开始使用电脑绘图,这也成为了建筑师降低犯错的一种选择,但是电脑发展后需要处理的信息越来越多。于是人们又开始思考如火如荼的互联网怎么在建筑领域落脚,让信息更加有效。

也就是在21世纪初,当BIM走进少部分人的目光中,这种非线性的建筑信息产生的模式开始撬动行业的齿轮,漫长的探索就开始了。

1、建筑信息模型


BIM全称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中文名字——建筑信息模型。

BIM是建筑的一个过程,而非某个软件,它要把建筑从策划、设计到落地过程中所有的信息都囊括进一个模型体系中,目的是为了让整个流程里所有接触这个项目的人都可以非常直观地获取和修改他们需要的数据。

比如管理方的人可以看到模型中整个建筑的预算和效果;

设计和施工方预先在BIM的软件(如Revit)查看建筑的的可行性,他们可以模拟碰撞衡量来分析结构问题,可以对设计过程中的细节提出质疑;

暖通或给排水的工程师直接在模型上布网。

假如这其中一个环节出问题了,需要改动其中的细节,那所有人都会发现这些改动,并且做出相应修改。

用互联网的话说,这应该算是一种“共享设计”,是一场体量庞大的“协同办公”。

今天移动互联网行业已经经历了几轮兴衰迭代,手机经过了三四代更迭,外卖、单车这些战场都快尘埃落定。

但是从21世纪初就开始被传播、一直被冠以互联网思维的BIM反而还在爬坡,BIM的缓慢发展给人一种看不到头的绝望,但又总是伴随着没有极限的希望。

一批批建筑师总是在试探着这个转折点的到来。

如果非要找一个点,那可能是2016年。

这一年,英国政府宣布所有为中央采购的政府项目BIM等级必须2级水准以上,也就是说,如果整个建筑实施流程里不采用BIM,那就没办法拿到政府的项目。

随着这些官方指令发布,英国接受BIM的人已经从2011年的10%增长到2018年的70%。

改革使得每个英国的事务所都会尝试搭建自己的BIM部门,即使是这些事务所在国外,在大型项目上也会用BIM工作。

比如诺曼福斯特给旧金山地区设计的中国泛海大厦,他们就需要一个BIM方向的建筑师来为这个项目创建复杂的分析系统,然后把这些数据共享和反馈给合作方。

许多国家也开始重视BIM,设计团队在交付自己的成果时经常要提交自己的BIM成果。

看到了英国普及的成功后,美国也开始以强制力的方式来推行这个模式。而且,美国甚至把BIM纳入高校的建筑教育里。

BIM给美国带来了明显的回报,在2019年完成的波特兰协作生命科学大楼(CLSB)里,BIM从2.95万一美元的预算了节省了大概1000万美元的建设成本;在另一个区,它也给洛杉矶联合学区省去了1200万美元的支出。


我们不知道BIM会不会将带领建筑行业进入Facebook的时代,更加情感化和社交化,但是它带来的经济效应是实实在在的。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一项研究表明,BIM工具将使建筑生产率提高50%到60%,从而使该行业的价值相应增加1.6万亿美元。

2、疫情的机遇

从2016年到现在,国外的BIM逐渐进入了成熟状态。美国75%的项目已经不用AutoCAD,而使用BIM相应的软件来设计建筑。有着英国和美国两个设计大国作为榜样,很多国家也开始了自己的BIM之路。

中国自然也在正在参与这个进程。但是中国的路还没开始就已经有些弯了。

大约是是十年前,中国的BIM概念就非常火爆,它伴随着中国高速的互联网产业,不断吸引着对建筑行业并不了解的资本的注意。

然而建筑行业和互联网行业是不一样的,建筑是一个立足于重资产的行业,它涉及到的行业情况非常复杂,而BIM改变的不只是设计这一方,而是整个建筑业的模式,那他就不可能像互联网一样一夜升级。

于是几年过去了,BIM市场逐渐冷淡,并且留下了不少骂名。由于没有国家的信号和约束,这些发展有点变得有些乱象。

但是这两年,中国也开始以政府的立场去推动了BIM的发展,一方面是国家在经历经济变革,寻找创新增长点,一方面房地产变冷了,设计行业萧条了,在这个产业薄弱的时期刚好是BIM重新介入并改变的时候。

中国高校也开始关注BIM在普及,以BIM为核心的竞赛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其中“谷雨杯”每年都会吸引非常多的学生参与。

对设计师来说,其实BIM到来是迟早都要来,但是大家因为不知道到来的点而无法判断应该在什么时候学习BIM。设计师的时间成本很高,只有明确真的有用才会去学。BIM到来后,在初期会增加设计师的负担,只有稍微成熟了才能够开始进入更高效的形式。

但也不用悲观,英国从大力发展到现在,也不过几年。

路走弯了,并不代表BIM的方向错误。媒体和新闻偶尔会妖魔化BIM带来的一些负面效应,可是看看政府的行动,我们没办法怀疑这个新模式巨大的前景。

其中最大的契机就是火神山和雷神山。

受到疫情的影响。2020年3月,国家开始逐渐发布和“新基建”相关的文件——疫情造成了一段时间的产能停滞问题,国家需要寻找释放这些劳动力的方式。

这和2008年一样,在经历汶川地震和全球金融危机后,国家也推出了大量基建计划的方式来刺激经济的增长,结果就是那时候的市场上到处都是项目,设计院供不应求,所以设计师特别吃香。现在又似乎到了同样的境地。

和那时候相比,在疫情期间被全国关注的装配式建筑将逐渐成为一个关键点。而装配式建筑与BIM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BIM模式中对应对重大事故时的效率和强大的物理模拟能力将会得到大范围的推广

特别是这两年,全球范围内的灾难越来越频繁,人类过度的活动带来的负面效果正在慢慢地显露,全球政府都深知要对灾难做出快速反应首先要有能够快速建造庇护所的能力

对建筑师而言,最合适的点可能正在到来。

3、BIM证书

2019年11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了关乎BIM从业人员的一则公告:新职业——建筑信息模型(BIM)技术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

公告着重强调了对于接下来五年国内的BIM发展趋势和从业人员的薪资待遇统计,且指出未来五年我国各类企业对BIM技术人才的需求总量将达到130万

而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培训中心及中国图学学会的《全国BIM技能等级考试》也已经进行了15期考试。

通过考试可获取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培中心的证书及中国图学学会颁发对应等级的《全国BIM技能等级证书》,证书分为一级建模师、二级高级建模师(分为建筑设计、结构设计、设备设计,共三个专业)。

更重要的是,通过考试将颁发人社部及中国图学学会两本认证证书,而这个考试应该是目前在建筑行业里考试难度比较小,考试通过率高的